雅文文學

首頁|書庫排行
/ 繁體版
當前位置:雅文文學 » 醫品至尊 » 1450 偷親
溫馨提醒:“雅文文學”無彈窗廣告,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1450 偷親

作者:純黑色祭奠
  “你們怎么了?表情怪怪的。”

  楊蜜見宋紫衣三人回來后,反常的一聲不吭,臉上還紅撲撲的,奇怪的問道。

  “呃,有嗎?沒有啊。”

  宋紫衣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,粉頰上剛消褪的緋紅又悄然浮起。

  迪巴和關曉瞳也不吭聲,假裝沒聽見似的盯著演唱歌手,好像歌手臉上長了花似的。

  楊蜜等人面面相覷,不知道她們這是怎么了,去個洗手間回來怎么就變成悶葫蘆了。

  “酒來了。”

  丁寧跟沒事人似的走了回來,把酒往桌上一放,還似笑非笑的瞥了目光躲閃的三女一眼。

  他也想明白了,其實三女倒不是真覺得他吐煙圈是有啥邪惡用意,只是覺得之前竟然會誤會他給她們喝“加料酒”,拉不下面子,才故意用這種“錯怪”的方式來掩飾尷尬罷了。

  哎!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啊。

  丁寧好笑的暗自搖頭,直接打開了酒瓶的封口,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四溢,讓眾女眼睛陡然間亮了起來。

  楊蜜等人雖然奇怪關曉瞳這丫頭之前還嚷嚷著要喝酒,怎么現在卻跟變了個人似的看都不看酒一眼,但已經顧不上多想了,酒實在是太香了,只是聞一聞就讓她們飄飄欲仙,感覺渾身上下的毛細血孔都舒展開了似的。

  “這是什酒?好香啊!”

  迪巴雖然還有些不好意思面對丁寧,但她性格一向大大咧咧的,又對好吃好喝的一向沒什么抵抗力,很快就把之前的小插曲拋之腦后,跟小狗似的皺著可愛的鼻子,一臉陶醉的問道。

  “忘憂酒。”

  丁寧臉不紅心不跳,大言不慚的報出了他自己起的名字。

  “我先嘗嘗。”

  這酒光是聞味道就讓楊蜜有種想要開懷暢飲的沖動,有些迫不及待的拿起玻璃杯倒上一杯,輕輕的抿了一口。

  “嗯!”

  只是微抿一口,楊蜜就眼睛大亮,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大口,臉上浮起一層艷麗的酡紅,隨即滿臉陶醉的閉上眼睛,嘴角情不自禁的揚起,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。

  “咋樣?好喝嗎?”

  眾女都被她的樣子勾起了好奇心,就連關曉瞳也裝不下去了,悄悄咽了口口水,眼巴巴的看著她迫切的問道。

  “好喝,實在是太好喝了,我還從來沒有喝過這么好喝的酒,我本來以為空中樓閣的靈果酒已經是世上最好喝的酒了,可和這忘憂酒比起來,真是沒有半點可比性。”

  楊蜜眼神迷離,唇角上揚,如醉如癡般的呢喃道:“這酒入口綿甜甘醇,好似沒有什么酒勁兒,可沿著喉嚨下腹時卻如同火燒,但卻燒的讓人舒服,讓人痛快,不像那些高度酒那么辛辣刺鼻,那種感覺……嗯,怎么說呢,就像是三九天泡了個熱水澡似的,讓人渾身的細胞都在歡欣雀躍,酒液進入胃中后那股火燒感卻突然消失無蹤,感覺渾身暖洋洋的舒服,嘴巴里殘留著一股淡淡的稻米清香,讓人半夢半醒如醉如癡,把所有的煩惱和憂愁都拋之腦后……”

  “不會是毒品吧?我聽說吸毒也是這種感覺。”

  宋紫衣看也不看丁寧一眼,大煞風景的說道。

  丁寧額頭上爬滿了黑線,奶奶的,什么毒品能夠比得上哥獨家釀造的美酒,這可是用落日大陸弄來的龍族稻米為主料,然后摻雜上百種珍貴草藥為輔料釀造而成的純糧食酒,普通人喝下去一口就能強身健體,百病全消,說是仙酒都不為過。

  迪巴掩著嘴輕笑出聲,卻剛好和他郁悶的視線在空中相碰,立刻如同受驚的小兔子似的忽閃著長睫毛,有些羞澀又有些慌亂的躲避著他的目光。

  “不可能,雖然我飄飄欲仙,但大腦卻保持著絕對的清醒。”

  楊蜜哪里知道宋紫衣是在故意擠兌丁寧,斷然的否決道,一張俏臉上帶著酒醉的酡紅,但眼睛卻格外的清亮。

  宋紫衣翻了個白眼,姐就是開個玩笑,至于那么急著替那個混蛋洗白嗎?

  “還磨蹭什么,蜜姐說的再好,也不如自己嘗嘗啊。”

  關曉瞳早就被酒香勾起了肚子里的饞蟲,也顧不上矜持了,急吼吼的斟上一杯抿了一口,眼睛頓時為之一亮,迫不及待的又喝了一大口下去,臉頰上浮起一層嫣紅,閉上眼睛,滿臉陶醉的呢喃道:“此酒只應天上有,人間能得幾回嘗。”

  眾女再也沉不住氣了,紛紛搶著倒酒,迫不及待的喝了下去,瞬間進入楊蜜和關曉瞳的陶醉狀態,臉上浮起紅云,閉上眼睛細細的品味著,一時之間,竟然無人說話,似乎一張嘴說話就會離開那種如夢如醉的狀態似的。

  丁寧心里暗自好笑,這酒雖然對他來說只是過過酒癮,對身體已經沒有什么好處了,但對普通人來說卻不亞于包治百病的靈藥,她們現在還感覺不到,等明天一覺醒來,她們才會察覺到身體上的變化。

  回過勁兒后,眾女眼睛都亮晶晶的,唯恐酒不夠喝,毫無淑女風范的搶起了酒瓶子,為了誰多倒了一點誰少倒了一點差點沒吵起來。

  “別搶,這酒后勁兒大,可別喝多了。”

  丁寧哭笑不得的連忙勸解道。

  “哼!你是怕我們給喝光了吧,真是小氣。”

  宋紫衣粉頰桃紅,眼神迷離的嬌聲道。

  那輕嗔薄怒的樣子讓丁寧色魂與授,魂兒都差點飛上了天。

  突覺腰間異樣,側頭看去,卻見玉面緋紅的迪巴不知道何時坐在了他的身旁,嘟著粉嫩的小嘴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嗔怪之色,正醉態可掬的用蔥白玉手在他腰間左三圈右三圈的擰著,似乎很不滿他直勾勾的盯著宋紫衣看。

  丁寧心中苦笑,這酒對他來說雖然已經沒什么作用了,可對她們這些毫無修為的普通人來說,后勁兒還是相當大的,但愿她們等下別發酒瘋才好。

  伸手抓住她的蔥白玉手不讓她作怪,卻不料迪巴輕咬著朱唇,眼神迷離反手抓住他的手,十指相扣,眼睫毛微微顫抖著,輕輕的把螓首靠在他的肩膀上,迷迷糊糊的竟然響起輕微的鼾聲。

  丁寧心中一驚,這丫頭不會是喜歡上自己了吧?

  說實話,他雖然很喜歡迪巴,但更多的是源自于對她出淤泥而不染的欣賞,把她當做一個很不錯的異性朋友來相處,并沒有什么男女之情。

  可此刻,明顯她誤會了什么,這讓他心里暗自叫苦,有些心虛的看向宋紫衣,畢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追求她啊,要是被她誤會了,那就麻煩大了。

  好在,眾女此刻都有些醺醺然,心思也都放在酒上,再加上他本就坐在燈光難以照映的陰暗角落里,根本沒有人察覺他們的異常。

  丁寧微微松了口氣,有心想要推開迪巴,可看著她精致無暇的俏臉上此刻布滿紅暈,緊閉著雙眼吐氣如蘭,粉嫩的香唇微微嘟起,在晦暗的燈光下閃爍著誘人的光澤,微蹙的黛眉間流露出一抹若有若無的疲倦和依賴。

  聞著她那淡淡的體香,感受著她手掌間的柔若無骨,看著她海棠秋睡的美麗模樣,突然想起誤打誤撞的看到她出浴時的美景。

  丁寧的心不爭氣的狂跳起來,心中有種異樣的情愫在悄然流淌,生出想要擁她入懷盡情親吻她的強烈沖動。

  親一下,應該不會被發現吧?

  不行,你這是趁人之危,和禽獸何異?

  美女在懷卻無動于衷豈不是禽獸不如。

  那也不行,凡是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。

  我……我可以娶她的,反正也不多她一個。

  那你替她考慮過嗎?你覺得她能接受你左擁右抱,妻妾成群嗎?

  這個……應該可以慢慢讓她接受吧,宋紫衣不也是如此。

  不一樣的,宋紫衣和你有感情基礎,可她沒有。

  感情可以慢慢培養的,就像潘湘云和藍夢蝶她們那樣,不也慢慢培養出來感情了嗎。

  你根本不愛她,你就是一時沖動罷了。

  我覺得我好像愛上她了。

  你的愛還真廉價,你確定你愛她嗎?

  我……其實也不確定,要不親一下,確定下?

  你真的很無恥!

  謝謝夸獎,這是我的強項,我信奉的是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。

  ……

  丁寧腦袋里此刻有兩個小人,展開了激烈的天人交戰,一個叫天使,一個叫惡魔。

  最終,惡魔占據了上風,丁寧很不要臉的趁人不備,如同閃電般的側過頭去在迪巴唇上蜻蜓點水般親了一下,就立刻正襟危坐,心虛的眼神飄忽,唯恐被人發現。

  見眾人如常,沒有人發現他的小動作,特別是宋紫衣,正和關曉瞳拼酒,根本沒功夫注意他,緊張的心跳才為之稍稍舒緩。

  舔了舔嘴唇仔細的回味了一下,卻發現光顧著緊張了竟然沒記住是啥滋味,只記得好像有點軟有點香還有點甜,只是那種偷香竊玉的異樣感讓他覺得前所未有的刺激。

  渾然沒發覺正在閉眼酣睡的迪巴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著,俏臉上如同抹了層胭脂似的鮮紅一片,看起來嬌艷欲滴,美不勝收。

  “老六,來我這玩兒怎么也不跟我說一聲,怕我不收錢你咋滴。”

  就在丁寧還在回味兒時,就聽到宋東的聲音。

  丁寧渾身一個激靈,條件反射的猛然站了起來。

  卻聽到耳邊傳來一聲低微的驚叫,這才想起迪巴還靠在他的肩膀上,還和自己的手十指相扣,他冷不防的一下站起來把她閃的差點摔倒在地,正用羞澀而甜蜜的眼神看著他。

  丁寧大腦瞬間一片空白,腦子里只剩下一個念頭在盤旋,她沒睡著,她肯定知道自己偷親她了,天啊,怎么辦?怎么辦?實在是太齷齪太丟了人了。

  砰!

  走到近前的宋東終于看清了滿臉通紅還牽著丁寧的手,含羞帶怯的跟個小媳婦的迪巴,驚的手中的紅酒瓶一把沒拿住,砰的一下掉在地上摔的粉碎,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,瞠目結舌的來回審視著他們,一臉的震驚和不可置信。

  酒瓶破碎的聲音如同某種訊號,迪巴跟觸電似的猛然松開丁寧的手,臉紅成了大柿子,跟被抓奸在床似的羞的她無地自容。

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目錄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
推薦閱讀
北京pk拾稳赚几百一天 双城市| 临漳县| 井研县| 宜君县| 新密市| 大连市| 定陶县| 汽车| 广水市| 改则县| 志丹县| 连云港市| 阜阳市| 泰顺县| 舒兰市| 嘉禾县| 兴文县| 陆河县| 当涂县| 吉木乃县| 河池市| 玛沁县| 灵宝市| 噶尔县| 思南县| 江阴市| 精河县| 灵川县| 剑阁县| 江阴市| 彭阳县| 高要市| 黑河市| 梅州市| 陆良县| 丁青县| 临泽县| 广南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