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文學

首頁|書庫排行
/ 繁體版
當前位置:雅文文學 » 春閨秘錄:廠公太撩人 » 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死仇
溫馨提醒:“雅文文學”無彈窗廣告,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死仇

作者:平白兄
  當年,汪印為順利救回被俘的永昭帝,幾乎將大雍的驍衛營全滅,而其時執掌驍衛營的人,就是在大雍有“戰神”稱號的陳抱節。

  隨后,汪印又暗中設計,令當時的大雍皇帝相信陳抱節擁兵自重、有不臣之心,最后導致陳抱節冤死獄中。

  陳抱節一死,大雍軍中動亂,再加上奪嫡之爭,大雍就一直內亂不止,令大安有了二十年的承平。

  陳抱節用兵如神愛民如子,又對大雍忠心耿耿,是個讓人尊敬佩的人,但汪印設計除掉他的時候卻眼都不眨。

  對汪印來說,陳抱節不死,那么大安永無寧日,而對大雍和陳家來說,這就是血海深仇了。

  陳抱節冤死之后,戰功赫赫的陳家也被清算,陳家子弟死的死、離的離,曾經大雍第一的陳家幾乎凋零殆盡。

  陳家的凋亡,就是因為汪印

  相信對每一個陳家后人而已,這樣的血海深仇就算死都不能忘記

  陳屠盡的名字,就是因此而來,意思就是要屠盡所有迫害陳家的人。

  而汪印,絕對是陳家刻骨仇恨的第一人。

  難怪陳屠盡在見到汪印的時候,會是這樣殺氣騰騰。

  因在大雍的暗探已經全部隱匿起來了,在抵達望淵之前,汪印并不知道大雍來的將領是陳屠盡。

  此次交換,除了韋霽之外,還來了對汪印無比仇恨的陳屠盡。

  至此,汪印先前的疑問終于有了解答。

  在得知大雍的交換條件之后,汪印就覺得有些奇怪:據他所知,大雍并不全在陸太后的掌握之中,為何大雍竟然會愿意用云州五城來交換他呢

  這當中必定是有因有,但最終決定此事的,大概就是陸太后的私心和陳家的仇恨了。

  要知道,陳家仇恨所表示的,并不僅僅是陳家人的仇恨而已,還是代表著大雍朝的仇恨。

  陸太后想得到他,或許是出于所謂的愛慕;陳家人也同樣想得到他,卻是為了報仇。

  于是,兩者達成了一致,云州五城就成為了誘餌。

  陸太后一個人做不到的事情,加上陳屠盡這些人,就能做到了。

  當然,汪印也越發肯定,大雍必定會有什么后手,不會就真的將云州五城交出來。

  此時此刻,在望淵這里,交換的雙方終于見面了。

  汪印朝陳屠盡微勾了勾唇角,然后衣袖輕輕揮了揮,那騰騰殺氣頓時消失于無形。

  與此同時,陳屠盡則悶哼了一聲,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兩步,然后驚駭又不甘地看著汪印。

  汪印不以為然地笑了笑,淡淡道:“這位將領很是面善啊,本座好像在二十年前見過一樣。”

  他不說還好,這么一說頓時令陳屠盡雙目赤紅,連嘴角都溢出了一絲血。

  汪印臉上的笑容越發明顯,這樣道:“哦,本座想起來了,他比你年長許多。”

  汪印二十年所見的,當然不是陳屠盡,而是陳屠盡的祖父陳抱節。

  他這么說,自然就是為了刺激陳屠盡,當是剛才殺氣的小小反擊。

  當初他在還年輕的時候,尚能除了大雍的戰神陳抱節,如今又怎么會懼怕陳抱節的孫子

  兩國相對,一方氣勢壓著另外一方,談什么事情就方便了。大雍是這樣想的,汪印當然也是這樣的。

  明顯,現在是汪印占了上風。

  韋霽身子明顯僵了僵,意義不明地看了陳屠盡一眼。

  他沒有想到,在大雍被譽為新戰神陳屠盡,在面對汪印的時候會如此不堪一擊。

  看來,此次任務實在太艱巨,能不能順利完成還真不好說。

  他心頭籠上一層陰霾,臉上卻堆滿了笑容,打著圓場說道:“督主,國書之中言邵世善大人為接城使,怎么邵大人還沒有到”

  “邵大人路上染了病,暫時停下來歇息了,過幾天就能到。”汪印這樣說道。

  “哦,原來如此。”為表示了充分的理解,然后說道:“既然邵大人還沒有來到,那么我們交接過幾天才進行”

  他看了看汪印,笑瞇瞇說:“只要督主在此,本官就放心了。本官奉太后娘娘的命令,定要安全護送督主前往國朝。”

  聽到這些,陳屠盡臉色好看了一些,看向汪印的眼神帶著嘲弄諷刺。

  汪印再有本事又如何

  現在也不過被用來交換,實質與貨物沒有什么分別。

  只要汪印去了大雍,一旦汪印去了大雍,那么

  陳屠盡咬了咬牙,眼中的恨意越發熾盛,卻不得不全力壓下來。

  現在還不是合適的時機,得等待,他一定要耐心等待陳家已經等了二十年,不介意再等十天半個月。

  這時,韋霽繼續說道:“本官對督主實在仰慕敬佩,想來督主去了國朝之后,我們一定能夠相處融的。不如這幾天我們就盡情暢快度過”

  說罷,他朝汪印身后高聲說道:“諸位,本官從大雍帶來了美酒佳肴,為了慶祝此次交換,我們今晚不醉無歸”

  他朝汪印拱了拱手,笑道:“督主,這樣如何”

  汪印點點頭,看著韋霽和陳屠盡身后那一群黑壓壓的士兵,應道:“可。”

  王晦見狀,領著所有緹騎高聲說道:“謹遵督主吩咐,今晚不醉無歸”

  “不醉無歸”

  “不醉無歸”

  緹騎聲音震天,響徹了整個望淵城,似震得城墻都動了動,風沙都在翻滾飛揚。

  望淵城這里的夜晚,似乎比其他地方來得要晚,當汪印領著緹騎駐扎安穩下來,天才完全黑。

  而這時,韋霽和陳屠盡早就準備好一壇壇酒,擺放在緹騎營帳前了,那場景蔚為壯觀。

 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準備多酒壇,莫不是大雍士兵在行軍的時候,人手帶著一壇酒

  如此說來,大雍士兵此行倒也真是辛苦。

  汪印背著手看向這一大片酒壇,朝王晦等人吩咐道:“傳本座命令,但喝無妨。”

  “是,廠公”王晦應道,眼中飛快地閃過一抹精光。

  當天晚上,在汪印的帶領下,緹騎和大雍士兵聚在一起暢快喝酒,就好像同胞兄弟似的,彼此親密無間。

  當所有人都醉醺醺后,隨著一聲尖銳的號響,望淵這里異變頓生

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目錄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
推薦閱讀
北京pk拾稳赚几百一天 五华县| 平江县| 双城市| 永顺县| 台北市| 禹州市| 古田县| 昆山市| 保靖县| 苏尼特左旗| 同德县| 元阳县| 常宁市| 稻城县| 荆门市| 加查县| 都昌县| 禄劝| 南平市| 延津县| 长治市| 屯门区| 湘潭市| 新巴尔虎左旗| 韩城市| 弥渡县| 忻州市| 视频| 侯马市| 武乡县| 繁峙县| 长宁县| 富平县| 喀喇沁旗| 新余市| 巴林左旗| 万载县| 赤水市|